1. <form id='UzuUv2'></form>
        <bdo id='UzuUv2'><sup id='UzuUv2'><div id='UzuUv2'><bdo id='UzuUv2'></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那一晚,干姐姐怕黑晚上挤上床和我一起睡!

            那一晚,干姐姐怕黑晚上挤上床和我一起睡!

            2017-10-13 09:41:44  来源:娱乐新闻网
            以下关于那一晚,干姐姐怕黑晚上挤上床和我一起睡!的最新消息以及相关那一晚,干姐姐怕黑晚上挤上床和我一起睡!最新新闻事件,娱乐新闻网整理互联网相关资料为您呈现如下,希望对您有所帮助,如有不实报道,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情感健康说(news-quan)进行反馈!

            我妈是个特别漂亮的女人,我15岁那年她25岁,没错,我并不是她亲生的。

            打小我爸就不在了。一直跟着这个女人生活,她让我喊她妈,我就一直这样叫着。

            因为没爸,所以家里经常会住进来一些女人。都是我妈的闺蜜,一个个都很年轻漂亮,而且都让我喊她们姐姐。

            印象最深的是悠悠姐,她只比我大五岁。在我家住了有小半年,每天不是黑丝吊带就是肉丝职业套装,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房间里总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或许这就是女人独有的味道吧。

            那时候我刚上初中,对于男女之事也开始懵懂,有时候不经意蹭到她的小腿,丝袜的触感让我想入非非。

            尤其在网吧里接触过一些小电影后,我便越发的闷骚,每当看到悠悠姐我的身体都忍不住一阵燥热,幻想着,要是能抱着她睡该多好啊。

            也许是这些心理作祟,所以在家里我经常偷看悠悠姐洗澡,对着阳台上晾晒的各种镂空小三角裤歪歪,然后晚上就窝在被窝里一边看片,一边跟五姑娘玩。

            有一次我偷偷在屋子里看片忘了关门,恰好被刚刚洗完澡的悠悠姐推开了门看到,我当时就愣住了。尤其看到悠悠姐只穿了一条黑色的镂空小内内,里面的情景隐约可见,我那争气的家伙立刻比看片时还要傲然耸立。

            悠悠姐同样愣了一下,我心想这下完了,以前在她面前我一直都是乖乖仔的形象,只为悠悠姐能对我保持那份美好的疼爱感觉。可眼下一幕,应该把以前的营造的一切都弄得支离破碎了吧。

            我当时整个脸憋得通红,原以为悠悠姐会骂我,可她不仅没骂我,反而带着甜甜的笑意,向我走了过来!

            我发誓,我当时心跳得不行,已经有了窒息的感觉,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悠悠姐就这样走到我旁边坐了下,一脸平静地看着面前屏幕上的一幕,看着看着,她那美丽白皙的双颊上竟浮现一抹红霞。

            我当时紧张极了,心脏‘呯呯呯’直跳,身旁的悠悠姐浑身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刚刚洗完头发的她更带着一股沁人的芳香,富有弹性的大腿紧贴着我的腿,让我浑身汗毛都好像触电了一般。

            然而更刺激的还在后面,电脑里的画面依然在持续,悠悠姐突然侧过脸来,抿了抿红唇,对我问道:“我漂亮吗?”

            “漂……漂亮……”

            我很难想象自己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因为嘴巴已经打结了。虽然全身燥热,但我还是没能凝视悠悠姐的美眸,急忙低下了头。

            “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个纯清小处男还有这样一面,如果我把这事告诉你妈,你觉得会有什么后果吗?”悠悠姐略显调侃但却无比动听的声音传来。

            “不要!”

            听到这话,我就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忍不住惊呼一声,急忙抬起头来,但看到悠悠姐那精致美丽面孔的瞬间,我又急忙低了下去,满脸通红地说道:“悠悠姐……你……你不要告诉我妈行吗?”

            “那可不行,除非……”说到这里,悠悠姐停顿了一下,好半响都没反应。

            我下意识抬头头,却迎面而来的是悠悠姐的红唇,如蜻蜓点水般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悠悠姐双颊泛红的在我耳边吐气如兰的道:“除非你今天晚上来我房间,不然我就告诉你妈。”

            就在这个时候,客厅大门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

            想都不用想,那一定是我妈,可我那一刻脑袋已经一片空白,根本做不出什么反应,甚至连悠悠姐是怎么走的我都不知道,只知道耳边不断萦绕着悠悠姐走时的那一句话。

            “晚上我会给你留门,一定要记得来,不然后果自负哦……”

            紧接着开门了,我妈虽然平时不怎么管我,可是偶尔严厉起来,我还是很害怕的,要是让她知道我私下干的这些事,还有和悠悠姐的这一幕,我估计会被她打死!

            我吓得赶忙把裤子提好,关掉放片的播放器。

            手忙脚乱的收拾一番后走出房间,我妈一边往桌子上摆菜一边狐疑的看着我,似乎看出了点什么,问道:“你在干嘛?”

            怎么了?莫不是我太兴奋,暴露了什么?

            “呃……我,我在写作业啊!”

            我极力的找借口掩饰道。

            这时候悠悠姐打着哈欠从她的房间走了出来,一脸笑意地看着我妈:“思乔姐,你回来了?”

            这会悠悠姐已经穿好了衣服,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纯棉T恤,下身是一条到大腿根的牛仔短裤,光着脚丫穿着透明拖鞋,看起来特别清纯!

            想想她刚才对我说话的样子,再看看眼前的悠悠姐,我根本不敢相信这两个形象居然是一个人。可是想到悠悠姐如此清纯的外表下竟然还有那样的想法,我的心又开始痒了起来。

            我妈又狐疑的看了悠悠姐一眼,点头道:“回来了,一起做饭吧!”

            “好耶,这次我要大展厨艺!”

            一阵忙活后,一顿并不算丰盛的菜肴上座。

            我赶忙坐在桌子边,抄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虽然是在吃饭,可是我满脑子依然都是悠悠姐的那些话。但也许是悠悠姐亲自掌厨,我比平常多吃了一碗饭。

            饭后,我赶忙借着写作业的借口躲进了自己的屋子,一边心不在焉的盯着作业本,满脑子在想着晚上快点到来。

            有紧张,有害怕,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我估摸着我妈应该睡着了,因为她总是在这个点准时睡美容觉。

            怕有意外,我又强忍了半个钟头,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从床上爬了起来,悄悄的打开门,偷偷的左右瞄了瞄,看到我妈屋子里的灯已经灭了,我蹑手蹑脚的向着悠悠姐的房间门口走去。

            我的房间在一侧,我妈和悠悠姐的房间在过道两侧相对,过道的尽头就是洗手间!

            为了不出声,我连鞋都没穿,只穿了个小裤头就来到了悠悠姐的门前,悠悠姐的门关的严严实实的,我侧耳往里面听了一下,啥也听不到。

            伸手轻轻的一推门把手,那门居然自己就开了!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她真的给我留门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悠悠姐的门,确确实实的一推,就开了。

            我感觉一股异样的火苗在小腹下蹿动。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就在我要迈步钻进悠悠姐房间的时候,一声开门声从我的身后响起!

            ‘咔嚓……’

            我次奥!光顾着激动了,忘了我妈住对面。这要是让她逮住了,还不打断我的腿?

            我吓得浑身一抖,急忙往洗手间方向跨出几步,扭开洗手间的门。快速钻了进去。

            我前脚刚进洗手间,我妈后脚就拧开了洗手间的门,一抬头看到有人,她吓得怪叫一声。

            接着我妈按开了灯,看清了是我之后才气骂道:“兔崽子,你上厕所怎么不开灯?要吓死我是不是?”

            我满脸尴尬笑了小:“我,我着急了,就没开灯。”

            我妈连打带踹的把我踢出洗手间,让我滚回屋子里睡觉,然后从洗手间里出来后还把悠悠姐的门给拉上了。

            我总感觉我妈好像发觉了什么似的,也不敢再去悠悠姐的房间了,不断幻想着今天和悠悠姐发生的一幕,然后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这事之后,那一段时间我妈时刻注意着我,悠悠姐每天在我妈面前的时候总是像平常一样,把我当个小孩看,我妈不注意的时候,她就会用调笑的眼神看我,不时的拉我的手往她身上蹭。

            说实话,悠悠姐的身材真是没得说,富有弹性的皮肤仿佛能捏出水来,我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畏惧,可是次数多了,胆子也就越来越大,把她全身上下都摸了个遍,每次她都微微喘息着止住了我的动作,然后风情万种的瞟一眼我高耸的裆部,似乎意犹未尽的离开。

            这样的日子是难忘的,大概一星期左右,我妈说要出差,当时我还幻想着趁着我妈出差的机会能否跟悠悠姐有点实质性的行为时,悠悠姐却也没回来。

            再后来我就没见过悠悠姐,家里依旧时不时的会来新的姐姐住一段时间,也都对我很好,只是没有悠悠姐那么接近,倒是环肥燕瘦的让我过了很多眼瘾。

            就这样,我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堆中长大,各种各样的女人见得多了,也越发的闷骚起来。

            虽然我在家里很受女人的欢迎,可是我在学校里的女人缘却特别差。

            因为从小没爸,所以打小我就总挨欺负,成绩也不好,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都瞧不起我,我自己也是沉默寡言,很少跟别人有什么交流。

            到了初三的时候,我们班来了一个转校生,是个女孩,张得很漂亮,简直是女神级别的,穿着一身超短裙,特别洋气,身材发育的也特别好,看着一点也不像是初中生,老师介绍说她叫孙茜,把她安排跟我坐在一起。

            初中三年,我一直是单独一个坐在最后一排,比班里那些小混混坐的还靠后,第一次有了同桌,还是个小美女,我还是蛮兴奋的。

            可是这个同桌带给我的回忆却不是那么美好。

            初来乍到的孙茜看我的眼神带着一种浓浓的厌恶,以至于她屁股还没在凳子上坐热就冲着我冷声道:“看什么看?”

            我心说你一个新来的凭什么这么横,当时就回了她一句:“看你了么?”

            谁知道这小妞看着挺是那么回事的,说话却一点也不中听,直接骂道:“看你妈啊?”

            我虽然在班里不受待见,可是也没有女生敢骂我,孙茜还是第一个这样骂我的,我当时就怒了:“尼玛你骂谁呢?”

            孙茜也怒了,我看到她抬起了巴掌,不过没有打到我的身上,而是高高举起,然后起身喊道:“老师,我要换座位,他摸我大腿!”

            卧槽!我当时就懵逼了,这是什么?这特么是纯粹的诬陷,睁眼说瞎话的典型!

            可是我却百口莫辩!因为那位看我极不顺眼的班主任胡芸已经冷起了面孔。

            我们这个班主任叫胡芸,是个典型爱慕虚荣的女人,平时穿着很花俏,不是黑色丝袜就是肉色丝袜,即便是冬天也露着两条大长腿,看着就很骚,大学刚毕业就被分配到我们学校了,还直接盖过了很多有资历的老师,直接成了班主任,学校里传言说她跟校长关系匪浅。

            胡芸往日里对家庭条件好的学生态度都好很多,而对于我这种最边缘化的学生则带着有色眼镜。

            全班同学都扭过头来看着我,坐在我前排的几个混子一个个笑嘻嘻的等着看好戏,胡芸冷冷的瞪着我,用不容置疑的腔调吐出了两个字:“出去!”

            我缓缓起身,有些结结巴巴:“我没……”

            “我让你出去!”

            胡芸声满脸冷意的向我走了过来:“你是不是还想我请你出去啊?”

            周围同学的目光带着嘲笑,甚至有侮辱般的鄙视,孙茜抬着高傲的下巴俯视着我,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我感觉特别委屈,却毫无办法,只好起身向外走去。

            可就是这样,依然没能逃脱胡芸冲上来对着我屁股的一脚:“快点,磨磨蹭蹭的!”

            高跟鞋踹得我屁股生疼,我一个趔趄被踹出了教室的后门,身后却是孙茜充满鄙夷的哼骂声:“傻逼,跟我玩,我玩死你!”

            我就这样在教室外捱到了下课,等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胡芸走出教室,冷冷的瞪了我一眼:“跟我来!”

            胡芸在前面走着,我在后边盯着她那被短裙包裹滚圆摇摆的臀部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这女人的身材实在太好了,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有反应,更何况她还张了一张网红脸。

            胡芸走进办公室,直接把手上的课本往桌子上一摔,冲我冷笑道:“你看看你这学期都干了些什么?迟到,早退,上课睡觉,现在还敢耍流氓,摸新来女同学的大腿,我怎么会有你这样有娘生没爹养的学生!”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攥起了拳头,眼睛很仇恨的盯着胡芸,这女人太可恶了,我没爸,在学校里一直受欺负,这个事情几乎成了我的软肋,胡芸这么说,就是在践踏我的尊严!

            “怎么,你还不服?今天一定要给你妈妈打电话,让她来把你领走!”

            胡芸看到我的目光,有些畏惧,接着就羞恼的继续大骂起来:“你还敢瞪我?快点给你妈打电话!”

            说着,胡芸把桌子上的电话扭到了我的面前。

            我心里恨得牙根都痒,拳头攥的紧紧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拨电话。

            正在我内心挣扎的时候,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胡芸看了我一眼,直接按下了免提键,对面传过来一个略显轻浮的声音:“胡老师,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这个声音是?

            是郭副校长!

            胡芸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不过看到我瞪着她的时候,直接挂了电话,冷冷地扫了我一眼:“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她开抽屉,拿出了一个手提包,急匆匆的走出了办公室。

            我独自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心中十分忐忑,时不时的想起孙茜那欠揍的脸,又回想一下刚才胡芸的表情,心中的愤怒感更加的强烈。

            我有一种想要把胡芸的办公室砸了发泄的冲动,胡芸是班主任,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办公室不大,二十来平米的样子,简单的一个书柜,一张桌子,桌子上有电脑和一个茶杯。

            我冲到桌子边,抄起茶杯正准备摔,却看到胡芸的电脑屏幕上,两个QQ聊天的对话框在不住的闪烁。

            这女人居然有两个QQ!

            好奇之下,我放下茶杯,快速的坐到电脑前,挪动鼠标,仔细的看了一下,一个QQ网名叫草云,正是她平时跟我们班同学交流用的工作QQ,另外一个,却叫午夜小浪花!

            午夜小浪花!这名字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有些心惊肉跳的打开了这个午夜小浪花的QQ,先浏览了一下好友,居然有好几个好友,刚才闪的,就是这个QQ。

            打开闪着的那个聊天框,我忍不住把眼睛瞪得老大,因为里面的聊天内容简直不堪入目!

            宝贝,你今晚出来么?”

            “在哪?”

            “来发个照片来,让哥哥撸一下。”

            “上次搞得好舒服……”

            等等之类的。

            我只是大概浏览了一下,就觉得热血沸腾。抬头看了一眼办公室门,祈祷胡芸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进来。

            我又快速的点开午夜小浪花的QQ空间,发现里面的相册封面,一个大胆前卫的封面让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整个上半身什么都没-穿。真的什么都没-穿!只用两个手臂遮挡着她的两个胸脯,下面也只穿了个丁字裤,三条绳的那种!

            只是关键部位打上了马赛克!去尼玛的马赛克!

            真没想到,胡芸这娘们居然这么放纵!不但有自拍照。连时间都特么记得清清楚楚的。

            我迅速点开那个相册,立刻发现里面好几十张照片,不止是有大尺度的,还有和男人一起的自拍照!而且那个男人,还很眼熟!

            这不正是学校里的副校长郭秉延么?

            这郭秉延四十来岁,平日里在学校里可是人模狗样,很正派的样子,没想到,他居然跟胡芸有一腿!

            我次奥!这可是个大发现。

            我立刻拿出了手机,把那些照片放大,然后挨个的按下了快门。

            连续照了几张之后,我赶忙把浏览器关了,趁着胡芸还没回来,重新站好,心里却是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我刚刚站好,胡芸便急匆匆的摔门冲了进来。

            进来后胡芸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后赶忙冲到了办公桌前拿着鼠标点了几下,接着才放心的坐下,然后冲着我说道:“现在给你妈打电话,让她来把你接走!”

            这是要开除我的意思?那还让我妈来接我干什么,你大爷的!

            我知道这个电话我不能打,打了电话我妈来了少不了挨一顿数落,我妈往日里来开家长会都是坐一会就走,对这个胡芸她似乎也不感冒,胡芸不止一次当着我的面数落说怎么会有这样什么都不管的妈,要是我妈真来了,她肯定丢脸。

            “我不打!”

            我倔强的站在那里,心中已经很是愤怒了。

            “你打不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这一学期迟到被抓的次数在全学年都能排上号了,你知道你让我丢了多少人么?”

            胡芸拍着桌子喊了起来,两条手臂支撑着桌面,紧身小西装内的低胸白衬衫开口处,两团大大圆圆的雪白肌肉让我尽收眼底。

            丢人?再丢人也不如你相册里面的那些画面丢人吧?

            我忍不住在心里嘲讽着,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铃铃铃……’

            桌子上,胡芸的手机又突然亮了起来,胡芸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立刻冲着我喊道:“滚,给我滚出去,以后再迟到你就不用来了,直接滚回家就好了。”

            我只好扭头,缓缓的走出了办公室,刚刚走出办公室,就听到里面胡芸已经换了一副娇柔的口吻:“喂!不是刚从你那回来么?又干嘛?”

            我站在门口听得清清楚楚的,刚才胡芸出去,应该是郭秉延喊她过去的,现在打电话的,应该也是郭秉延!

            我扒着门边,耳朵都快贴到门上了,却听到里面胡芸连声用撒娇似的语气道:“好了,好了,知道了,晚上我会找时间出去的,那好,晚上见!”

            我次奥,听了半天啥有营养的内容都没听到。

            我懊恼的抓紧走回了教室。

            前脚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孙茜瞥了我一眼说:“小崽子,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我劝你去跟老师说换个位置,要是跟我坐在一起,小心我整死你。”

            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可我也是有尊严的,你看我不顺眼就让我换位置,我还看你不顺眼呢,刚才因为她无中生有的诬陷我,我已经憋了一肚子气。

            被胡芸提到办公室骂了一顿,刚一回来又这样冷嘲热讽的,当时就把我弄急眼了,一股气全撒在了孙茜的身上,抬手就给了孙茜一巴掌,说:“老子在这个位置坐了两年了都没换,怎么你一来就让我换位置,我就不换,你能咋滴?”

            这一巴掌,孙茜懵了,她眼含泪花的捂着脸瞪着我:“你敢打我?你他妈敢打我?”

            说完,孙茜扭头就跑了。

            周围看热闹的同学也都懵了,坐在我前排的一个叫方浩的嘬着牙花子,幸灾乐祸的说道:“余俊,你厉害啊,有胆了,敢打人了,你就不怕她找人放学堵你?”

            其实我胆子挺小的,打完孙茜就后悔了,可是后悔也没啥用,我索性装逼到底,摆摆手:“一个新来的,我会怕她?”

            话虽这样说,可是我心里挺怕的,果然被方浩个乌鸦嘴说中了,不过不是放学,而是下课后。

            刚刚下课,我就看到孙茜领着几个留着怪异发型的小混混走了进来,指着我喊道:“就是他。”

            瞬间我就害怕了,腿肚子都有些发软,甚至连跑的机会都没给我,几个小混混二话没说,一个染着一撮绿毛的家伙上来一把就把我甩在了地上,狠狠的一脚就踢在了我的肚子上。

            很快,无数的拳脚落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散架了,疼的我呲牙咧嘴,肚子里不断的往上涌着不明液体,嘴巴里涩涩腥腥的。

            我只能抱住脑袋,捂住要害,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挨揍可以,但是不能丢了最后一丝倔强。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才听到有人喊道:“潮哥,潮哥别打了,打出人命来就不好了。”

            那些混混这才住了手,可是孙茜又上来踩了我两脚,骂我王八蛋,傻X之类的话。

            骂完之后那个绿毛搂着孙茜走了,可怜的我整个班里都没人过来扶我一把。

            我心中特别的不甘,我暗自咬牙要报复孙茜。

            放学之后我独自一人在路上走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也不敢回家,身上也没几块钱,就顺着大马路走着一边想着怎么才能报复孙茜,一边怀疑人生。

            下意识的,我拿出手机,登上QQ,申请了一个小号,加了一下那个叫午夜小浪花的QQ号,让我没想到的是,居然没有验证的,一下子就加上了,正是胡芸的那个头像,只是她的QQ空间都锁上了,不能访问。

            我大着胆子给胡芸发了一个消息:“嗨,美女!”

            我只是随手给胡芸发了个消息,根本没指望她能回我,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胡芸居然给我回消息了!由于篇幅有限,想看更多内容,请关注倾语书院微信公众号继续浏览。

            更多关于那一晚,干姐姐怕黑晚上挤上床和我一起睡!的相关新闻资讯,请扫描右上角微信公众二维码,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发布每日最新热点资讯,如果关于那一晚,干姐姐怕黑晚上挤上床和我一起睡!的报道有侵权或者不实情况,请速与本网联系并及时删除!

            QQ交流群:

            126803026

            微信公众号:

            news-quan

            关键词:

            干姐姐(4)

            精选图集

            今日阅读

            Today's reading

            不看会后悔

            Will regret not to see

            版权所有:娱乐新闻网 Copyright@ 2010-2016 XINWENQU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刊登的所有娱乐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仅供参考。

            娱乐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