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UzuUv2'></form>
        <bdo id='UzuUv2'><sup id='UzuUv2'><div id='UzuUv2'><bdo id='UzuUv2'></bdo></div></sup></bdo>

          • 当前位置:女干部职位遭窃取讨要10年无果靠9旬父母接济生活

            女干部职位遭窃取讨要10年无果靠9旬父母接济生活

            2017-10-13 09:41:44  来源:娱乐新闻网
            以下关于女干部职位遭窃取讨要10年无果靠9旬父母接济生活的最新消息以及相关女干部职位遭窃取讨要10年无果靠9旬父母接济生活最新新闻事件,娱乐新闻网整理互联网相关资料为您呈现如下,希望对您有所帮助,如有不实报道,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情感健康说(news-quan)进行反馈!

            导读:趁女干部赴美留学期间,上司杜撰假“调令”将其职位易容,偷梁换柱,卖给合同工;女干部回国后无岗位,奔走相告10年无果;令人唏嘘的是,曾经的女干部如今已近60岁却无法正常办理退休手续,却要靠年近百岁的父母接济生活。

            张起手持证明材料讨公道

            张起1991年9月的《干部调令》

            复旦大学眼耳鼻喉医院证明1985年张起职称为《护师》

            复旦大学眼耳鼻喉医院对张起有关事实作出的《证明》

            出身军医世家,父亲张汗承(副军级)为世界著名的泪液学开创者,教授、专家,被国外眼科学界誉称为:泪液之父。目前已为92岁高龄;母亲名叫周祖嬚(副师级)军医,眼科教授专家,现年91岁。二老都曾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国家荣誉。

            而这么显赫声名威望的年近百岁老人本应该安度晚年,但每每念及他们已近60岁的独身女儿张起为了生计不得不依靠他们来接济生活时,老两口心酸不已、常常垂泪。却也爱莫能助。

            缘起:留学

            张起,女,现年58岁,出身军医世家。1977年10月于上海医科大学中山卫校毕业分配到复旦大学眼耳鼻喉医院做护士(干部职位),通过努力学习,于1982年9月考入上海医科大学护师专修科(住校学习三年)。1985年8月毕业后回到复旦大学眼耳鼻喉医院任护师。后因父母身边无子女,为照顾父母,其本人于1991年9月以干部身份调到了中山医科大学(现为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研究所视觉电生理室任职:技师。1992年被提升为视觉电生理的主管技师,1995年其本人获得中山医科大学技术员优秀论文一等奖。1997年被调到新开办的视光学系任主管技师。

            到了1999年初,为了提高自身学术水平,更好地服务于医院,张起便向单位(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领导李绍珍主任提出学习深造的想法,李绍珍主任非常赞同。张起于是向组织正式提出申请,并得到了单位李绍珍主任、陈家祺副主任、葛坚副主任等领导的正式批准。同时并嘱咐其赴美国阿肯色大学努力深造并留学归来后能回单位作出更大的贡献。

            出国前,张起按单位规定向人事科缴纳了三年需交的养老金。临行前,李绍珍主任还担心地对张起说“可能你三年时间不够毕业,到时候可以告诉我或人事科的姜曼玲科长,我们给你延期,只要学习需要,多久都批,你不要有负担,好好深造,回来报效祖国”(考虑到需要先考出执照才能完成学位,预测应该四年时间)。

            在赴美国留学期间,张起得到了医院传来李绍珍主任因病去世的噩耗,深感悲痛,并一度想回祖国见她最后一面。但最终这个念头被亲友们给打消,因路途遥远,学业繁重,劝其化悲痛为力量,继续深造,以期回报李绍珍主任对她的厚望。

            恶梦:死神擦肩而过

            天有不测之风云。就在学业快到期时的2002年5月20日,张起本人独自驾车去学校取学习资料。由于误操作打偏方向盘,致使每小时80公里的汽车急速驶向路侧,撞破铁栏杆,翻滚冲下20余米的高坡下。汽车前部压扁,整个人便昏迷过去。幸好被路人发现并及时报了警。

            等张起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躺在病床上,浑身剧痛,全身到处是伤,动弹不得。这时方才发现已经为事发第二天了。医生告知张起伤情:肋骨断了2根,胸部等多处也因被安全带勒住破裂出血。事后听到警察讲述,称其活下来是奇迹。并说如果当时不是安全带太紧,肯定被甩出车外摔死了。

            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身边亦没有亲人照料,想到还有一个月就可以学满回国,张起不禁泪流满面。因当年还没手机,想赶紧打电话给国内单位,但美国医院规定病人不能打长途电话。直到第三天勉强能动,张起便忍痛擅自出院,回到住处,马上给单位人事科姜曼玲科长打电话汇报本人的意外遭遇情况。电话那头得到了姜曼玲科长的一再安慰:“没事就好,你要好好养伤,养好伤再回来,你放心,我会替你向单位领导汇报你的情况,因为你还需要半年的学习时间,再加上养伤我替你请多2年的假吧!你先寄延期一年的假条给我,第二年你也应该回来了,那第二年的假条就等你第二年回来再补上吧,你要好好养伤和学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们大家都等着你学成回来上班!”她还说:“长途电话太贵,不要老打长途回来。一切不用担心。”大洋彼岸的张起听完领导电话里温暖的嘱咐,感动得落泪。

            在自己住处忍受疼痛足足躺了一个星期后,感觉稍渐好转,张起便忍着疼痛艰难地走到美国阿肯色州的小石城邮局,给姜曼玲科长寄了一份本人写的请假条的国际快件。

            10天后,张起再次打电话给姜曼玲科长确认得知,对方已收到了快件及请假条。姜曼玲科长电话里一再叮咛:“放心,我们已经替你延长学习假期2年了,如果假期不够等你回来再补假条也行,你要好好养伤,好好学习,我们等你学成归来,回到岗位工作。”

            学成回国:被动离职

            2004年初,张起学成回国。回国后的第一天她便急切地赶到想念已久的单位。到了单位才被别人告之,自己已被“除名”。犹如晴天霹雳,张起顿觉站立不稳,一阵眩晕。惊愕之余,张起慌忙去找人事科的姜曼玲科长问询。姜曼玲科长只是冷冷地回她一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去问问其他人吧!”说完掉头就要走。张起焦急地拽着姜曼玲问:“姜科长,您不是嘱咐我好好学习、好好养伤,请假的事让我放心,您不是说您已经帮我请了假了吗?”姜科长听后并没回答,并摔开张起的手,加快脚步走了。

            发现事情不妙,张起马上又急匆匆地找到了本单位的葛坚主任,葛坚主任说:“眼科中心好像在2002年12月就以你离职为由把你“离职”了!你去找人事科小伍(人事科科员)拿自动离职的决定书!”

            待张起找到人事科小伍,追问其到底是怎么回事?小伍也不知所然,只说“好像是姜科长的意思。”无奈,一头雾水的张起只能从小伍那里接过《自动离职书》,回忆起当时感觉,张起说,“好像整个人都瘫了。

            张起一路跌跌撞撞地又去找视光学系的曾教授,亦被曾教授告知:“你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一切都是姜科长等领导的安排,你还没回来时,姜科长等领导就已经吩咐好了,说等你回来了就安排到眼镜店卖眼镜(月薪3千元的合同工),做还是不做,你好好考虑下吧!都是领导的安排决定,我也帮不了你!”

            张起顿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心里无比的委屈。留学回来不能学以致用,不能在眼科医学方面作出贡献,还有什么用处?!再想到家里尚要照顾的年迈父母,以及自己年纪尚小的儿子。怎么办才好?

            张起原来的专业岗位工作待遇是8千元(干部待遇),收入也刚刚够维持家庭。如今的突如变故,将直接导致她从专业领域被排除,待遇降到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左右,且是合同工,自己生病了还得自费,还得自己想办法出钱购买养老保险。

            想到此,张起既委屈难过又害怕,以后该怎么办?原本憧憬的美好未来到此化为泡影。

            自然,张起难以接受现实。她为了弄清事情真相,之后,几乎是天天跑单位,找姜曼玲等领导想弄清事情原委,同时也想讨个公道。但最终都回避不予解释及回应。无奈之下,张起又向上一级单位反映情况,但仍然毫无结果。姜曼玲科长还蔑视地对我说:“你以为向上级反映我就会让你回到原来的岗位?你就做梦吧!你继续去投诉反映我不怕,你尽管去吧,什么时候投诉成功我就什么时候让你回来上班!”张起回忆说。

            就这样,为了自身权益,更为了真相,张起从归国后被医院“除名”开始,一直不断向有关单位投诉反映情况,至今已10年有余。事情并没回音。相反,在此期间,张起屡屡遭受到不明身份人士的威胁恐吓,更有甚者,当面对其本人威胁称:“若不停止向上级投诉就灭掉你!”但张起并没有屈服。她始终坚信,邪不能胜正。

            真像:职位被卖 由“官”变民

            在多年的投诉反映过程中,张起也隐隐地透过一些曾经的同事了解到自己被“除名”的点滴故事。也因此而让其惊讶难以置信。就在张起留学期间,她的档案被人恶意篡改成“临时工”,这也是导致张起至今难以正常办理退休的直接原因。具体情况,疑点主要有以下几点:

            (1)、档案显示,张起被杜撰伪造的假《调令》陷害。假《调令》上显示:其本人1998年4月从研究所“调到”眼镜研究中心,职称是“副科员”。

            “不知道单位领导出于何种目的,在杜撰的假‘调令’里,把主管技师的我硬生生篡改成了‘副科员’。副科员是刚参加工作人的职称,然而本人当时却已经工作了20余年。同时他们还违背事实杜撰本人被调到了:‘眼镜中心’。但事实是,1998年根本就还没有眼镜中心的存在,本人出国学习前的1999年也还没。”张起气愤地讲。

            “本人的真实情况是:本人在1991年9月从复旦大学眼耳鼻喉医院调到中大中山眼科中心时也就只有一个干部《调令》。此后,本人1997年从研究所被调到新开办的视光学系,帮助筹备视光学系,本人的职称是主管技师。根据人事规定,干部在本中心调动也无需要《调令》。就以上,我本人都掌握着直接证据。”

            张起的主管技师职务资格证书

            (2)、张起的档案遭到严重篡改,其本人由干部身份改为“临时工”。具体为:张起原本早先为护师,档案却被篡改为“护士”;其本人档案学历栏里填写的重点大学毕业学历遭到涂抹;年龄也被涂抹掉;张起自己原先填写的《干部履历表》内《技师》二字也被涂抹掉。事实上,1992年《加薪档案》清晰注明其本人是技师。

            “工作到2002年12月,本人应该工作至46岁。然而档案却被篡改为工作至“41岁”。本人1977年工作,到2002年12月“被除名”,怎么会是41岁呢?”张起说。

            张起遭涂改的档案(职务、年龄、学历都被改动)

            张起亲笔填写的干部履历表被涂掉了“技师”二个字

            (3)、张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购买了“无业人员养老保险”。

            “在投诉反映的多年以来,本人单位还一直隐瞒真相要求我补交本人工作期间单位部分欠交的养老保险费,更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本单位的某副科长假借本人的名义“信访”了上级部门的中山大学,并得到中山大学要求本人购买“无业人员养老”的《答复信》,一直把本人蒙在鼓里。因同情本人的遭遇,中山大学人事处的相关领导也对此感到愤愤不平,更答应有需要的时候会为我本人作证。“张起陈述说。

            2011年期间,张起回到单位拿《档案》到省社保局审核干龄时才发现,其本人已被强迫“自愿放弃”了几十年的干龄以及缴纳过9年的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她本为26年干部历史也遭被篡改成“工人”历史。她还被告知得重新缴纳15万元将以往交过9年的养老保险及26年干龄重新再购买一次。

            张起甚感绝望。本来一贫如洗,哪里去找钱。

            为了维权,张起自学法律知识,查阅了《国家档案法》等,并分别到当地公安部门进行报案,希望警方进行立案调查中山大眼科中心篡改其档案一事。同时,她又向中山大学、广东省相关部门投诉求助,时至今日,均无果。

            天意弄人。由于长期生活困顿、焦虑,张起10多年来东奔西跑,如今已是双眼眼球突出,视力模糊,疼痛难忍。更为甚者,由于其老不“听从”不明身份人士的威胁警告,竟然被送精神病院强行“治疗”。直到后来年迈父母强烈抗议,她才脱离精神病院。

            不过,经过这一系列折腾,张起自觉已处于精神病临界点了。

            对于张起所遭受的不公以及身心所遭受的创伤,身边许多朋友及老同事都感到惋惜和同情,但对其却爱莫能助。其中一位名叫张子同(化名)的老军人劝说她:“不要再去要真相了,你就认命吧!要再去投诉反映,你的命也许就真的要没了!”张子同还透露说,他在省人社厅任职的一位战友(人社厅干部)帮忙查阅了张起的档案,查看到张起的档案被篡改得很厉害,已经不能用了。

            事实上,张起不久前经过单位会议室时,无意中听到里面数位领导正在讨论她自己的问题:“张起的职位问题现在已经生米成熟饭了,能怎么办?当初要不是为了把她的职位给小赵的话,也不至于搞到现在这个地步……想办法找人去和张起谈谈,叫她别告了,接受私下解决看行不行!”

            后经多方了解,张起才逐渐弄清事情真相:当年单位领导把自己的职位给卖了,将自己的职位卖给了当时仍是合同工的赵某,并把自己的干部职务和赵某的合同工给置换。

            “为了顺利卖我的干部职位,眼科中心的几大领导集体杜撰了一个假《调令》,把我变成“副科员”调往“眼镜中心”。张起说。

            之后,张起决定到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准备民事诉讼劳动仲裁时,尔后遭遇到了两批不明身份人士的恐吓与胁迫,第一批人恐吓她:“别再到有关部门投诉,法院也不能去,否则你的性命难保!”。紧接着,第二批人找到她,自称是受中山眼科中心委托,来和她协商的。“他们提出要付给我100万元一次性解决,条件就是停止投诉,同时还要求我必须接受‘无业人员’养老。因当时我担心不知会否又是‘陷阱’故而没敢答复。张起回忆说。

            就张起反映的情况,记者致电中大中山眼科中心主任刘奕志,但对方接电后便挂断。随后,记者再次致电,电话畅通却一直无人接听。尔后,记者致电中山眼科中心人事科办公室,一男姓工作人员接电,但未曾正式对话,电话便断线。随后再打时,电话语音提示占线或来电转移状态。截止记者发稿,并无回复。

            尾声:生活窘迫 捉襟见肘

            本为优异的成绩重点大学毕业,原本有着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有着一个靠自己寒窗苦读、发奋图强以专业知识换来能实现自我价值,能为社会尽力、报效祖国的好差使,张起决没曾想到,却因单位某些领导的利欲熏心,巧取豪夺,非法窃取了本应属于自己热爱的、有着26年干龄的岗位。

            因其干部历史被篡改成“临时工”,从而直接导致其到了暮年仍无法享有退休。张起目前生活状况:生活窘迫,捉襟见肘。

            迫于无奈,为了生计,张起只能被迫从2010年起靠领低保过日子,当时每月仅有480元。如今,每月低保上调到了650元,外加有居民养老的500元及独生子女(育有一子无正式工作,在外地打工)费的150元,每月也仅仅是领到1300元,生活异常困苦。

            为了避免打击报复,张起常常是有家不敢归,栖息于亲友家,十多年来四处投诉、疲于奔命,而难以尽孝照顾年迈的父母。每每想到此,张起泪流满面。(记者天晨)

            更多关于女干部职位遭窃取讨要10年无果靠9旬父母接济生活的相关新闻资讯,请扫描右上角微信公众二维码,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发布每日最新热点资讯,如果关于女干部职位遭窃取讨要10年无果靠9旬父母接济生活的报道有侵权或者不实情况,请速与本网联系并及时删除!

            QQ交流群:

            126803026

            微信公众号:

            news-quan

            关键词:

            张起(1) 张汗承(1)

            精选图集

            今日阅读

            Today's reading

            不看会后悔

            Will regret not to see

            版权所有:娱乐新闻网 Copyright@ 2010-2016 XINWENQUA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刊登的所有娱乐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仅供参考。

            娱乐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 })();